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afpc-sy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医妃休想出墙》最新章节。

陆冠英只当杨过谦虚,不由对他好感渐生,不再多说,将人领入去见郭靖、黄蓉。

杨过一路随着陆冠英穿堂过厅,目光在席间欢畅痛饮的江湖人之间逡巡,期盼看到心中那道飘渺身影,只是没想到,竟连一个身着白衣的人没有看到,心道:“这里人员混杂、吵闹,龙哥哥果然是不会出现的。”大感失落,转念又想:“我龙哥哥是天仙降世,怎么会跟一群糙汉子、叫花子混在一起,自己妄图在这里寻人真是笨到家了。”不再张望,心里想着赶紧见了郭靖、黄蓉,办完受托之事,重新启程再去寻人。

然而,杨过不去注意来来往往、觥筹交错的江湖人,这些江湖人反而都注意到了他。

今日,杨过为了不在郭靖、黄蓉面前丢面子,特意从头到脚精心打扮,从外表看起来就是一个英俊潇洒、气质不俗的公子哥儿,从他的身上看不出一丁点儿江湖气息。

杨过于所有人都是生面孔,在江湖上没有丝毫名气,更别提有什么作为,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俊小伙儿,竟能得到此间庄主,陆冠英,亲身接待,就不得不让人留心杨过的家世、身份,想要上前询问,但见二人行步匆匆,应是有急事要办,只好纷纷按捺好奇之心,目送二人穿堂而过,均想:“英雄大会还得持几日,若这小兄弟真是什么大人物,陆冠英必要介绍。”转而安心喝酒、吃肉。

绕过庭中花圃,陆冠英带着杨过到了书房门口,对他道:“郭大侠和黄帮主就在里边了。”敲敲门,推门而入。

杨过点点头,心道:“郭伯伯和郭伯母就在里面,不知道见了我会有什么反应。”暗中深吸一口气,忆起龙曾嘱咐过自己的话“过儿,你很好,心地好,资质好、模样也好,以后,你无论身处何地,面对何人,都不要轻视了自己”,不由得精神一振,昂首挺胸,稳步前行。

陆冠英向郭靖、黄蓉拱拱手,以示将人带到,走到妻子旁。

杨过将屋中人尽收眼底,近前几步,一撩衣摆,向郭靖、黄蓉跪地行礼,恭敬道:“小侄杨过,拜见郭伯伯、郭伯母。”

郭靖见确实是杨过到来,心中欢喜,走到杨过身边,关切道:“过儿,这些年过得好吗?”伸出双手将杨过扶起。郭靖扶着杨过的肩膀,笑容堆满了脸,上下打量杨过,见他精神奕奕,一表人才,不住赞道:“好,好,过儿长大了,长大了。”眼眶

泛红,情感真挚,全无虚伪。

杨过道:“劳郭伯伯挂怀,小侄一直很好。”有感郭靖情状,心中也感动。

郭靖听他言语之间大方有礼,更加喜欢,只觉得当年送杨过去终南山学艺真是送对了,若是在自己的手下教导,还真不能把孩子教导至此,对全真教众人感恩戴德,并未留心杨过此时未穿道袍,而是一身深蓝锦缎。郭靖拉着杨过的手,将人带到黄蓉跟前,笑道:“蓉儿,你看真是过儿,过儿现在可是个翩翩君子啦,我险些不敢认呢!哈哈!”

黄蓉不似郭靖,见到杨过到来并不欢喜。

因为杨康的关系,黄蓉总觉得杨过本性不好,天生顽劣,邪气深重,在桃花岛上时,她对待杨过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,一直不冷不热。今日,黄蓉见杨过改头换面,神采飞扬,心中一凛,怎么看怎么觉得杨过与当年当小王爷时的杨康如出一辙,甚至,不住地将杨过身上的蓝袍当成杨康当年常穿的湖绿长袍来看,如此一来,杨康、杨过两父子的模样不断在眼前交替,越看越不舒服,忌惮之心更强。

黄蓉淡淡笑道:“过儿,你来啦。”

杨过心知黄蓉因为自己幼年品行恶劣,曾相助欧阳锋,打伤武修文,而对自己成见甚深,因此对黄蓉的冷淡态度不以为意,心道:“黄帮主,你不用看我碍眼,我此行也不是来投靠你郭家,也不会再吃你郭家一粒米,喝你郭家一滴水,一旦事了,咱们就相忘江湖,此生不见。”他想得通透,遇到冷待也生不出怒气,淡然一笑,不说其他。

黄蓉见他如此,心道:“好小子,几年不见,心性长进不小,够沉得住气。”

郭靖正在兴头上,看黄蓉冷淡也想不到妻子是因为忆起旧事对杨过偏见加深,忙解释道:“你郭伯母又有了孩儿,近来时常疲乏。”说着向黄蓉投去爱怜目光。两人四目相对,深情款款,令人羡慕。

杨过笑道:“小侄恭喜郭伯伯和郭伯母。”

这是祝福的好话,黄蓉自无不受,笑着点头,对郭靖道:“靖哥哥,别光顾着你我,屋里还有好多人呢。”

郭靖一拍脑门,笑道:“是了,是了,我高兴坏了,连礼数都忘了”,随后带着杨过正式拜见陆冠英和程瑶迦,见过女儿郭芙和武氏兄弟。几个人客客气气唤了“大哥”“兄弟”“妹子”,才算完事。

杨过自问与郭家格格不入,不愿多逗留,于是忙道:“郭伯伯,郭伯母,小侄今日前来是受洪老帮主所托,来给您二位带句话。”

九指神丐洪七公自从将帮主之位传给黄蓉,双手一甩,过起了闲云野鹤的生活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,近些年来,郭靖、黄蓉也未曾见过恩师的面,此时,他二人一听有恩师消息,皆大大欢喜,黄蓉更站起身来,与郭靖一起来到杨过身前。

郭靖问道:“他老人家怎样?康健吗?”

杨过道:“洪老帮主老当益壮,精力充沛,前几日,在华山绝顶上,他老人家才收拾了作恶多

端的川边武丑,我也是恰巧路过,才与之相识。”

黄蓉忙问:“他要你带什么话了?”心中却想杨过为何会到华山绝顶,若有所思。因着只听丐帮弟子说过,有兄弟五人作恶,名为“川边武丑”被洪七公盯上了,因此,不怀疑杨过传信之事。

杨过道:“洪老前辈说自己年事已高,不想为俗务缠身,想继续悠闲自在、安度晚年,不想当抗蒙保国盟的盟主,让您二位另选他人,谁当都行,就是千万不要给他添麻烦。”

郭靖一听,不免失望,叹道:“得,师父果然是不乐意的,看来,咱们得另推举人选了。”说着看向了陆冠英。

陆冠英道:“郭大侠不必担忧,幸好咱们还没开始选盟主,不会让群雄失望,再议不迟。要不咱们就偷个懒儿,直接选郭大侠就是,没人会反对的。”

郭靖自谦道:“岂敢。”

黄蓉见郭靖和陆冠英要说到别处去,赶紧插话道:“盟主不急,在场的英雄好汉这么多,总有合适的人选。”双眼凝视杨过,问道:“过儿,你怎么没穿道袍?”

黄蓉见杨过穿衣打扮讲究、精致,价格不菲,绝非全真教弟子所能承担,结合杨过品行过往,担忧其中另有枝节,并不直接询问全真教一行人的行踪。

程瑶迦一直心焦师长安危,一直等到现在,也急急问:“杨小兄弟,我师父可是出了意外吗?”

杨过被问得一愣,茫然道:“我不是全真弟子,为何要穿道袍?”

此言一出,郭靖、黄蓉、郭芙、武敦儒、武修文这一家上下齐齐一怔,面面相觑,他们清楚,当年杨过确实被带上了终南山,确实当了全真教弟子。

陆冠英和程瑶迦作为外人更难以明白事情发展,真假难辨,也呆立当场。

杨过见众人神色,随即会意:“啊,全真教那帮臭道士定是怕丢了脸面,没把我退出全真教、另投师门的事情告诉郭伯伯,可是,明明龙哥哥告诉过我,丘处机已经给桃花岛送过信了,让我以后不用担心师承问题。龙哥哥是不会骗我的,那就一定是丘处机那个老东西骗了龙哥哥,一定是这样。”心中暗骂全真教无耻,当面一套背后一套。

杨过见郭靖一家人看着自己的眼光有变,充满审视,心道:“好啊,你们连问都不问,不管对错,不分青红皂白就怀疑我,什么都想怪在我头上,真是一门大大的豪杰。”

然而,杨过明白,师承之事关系重大,若不解释清楚,自己以后就得背着叛教犯上的逆徒名头了,在此当口,不可意气用事。

杨过略定一定神,抢着道:“郭伯伯、郭伯母,我退出全真教的事情是长春真人丘道长同意的,我师父赵志敬也点了头,全真教上下皆知,难道没人告诉你们吗?”

郭靖与黄蓉对视一眼,眉头紧皱,沉声缓缓道:“过儿,你别怕,跟郭伯伯说实话,你你真是退出全真教的吗?”眼睛死死盯着杨过的嘴巴,定要听得一字不差。

郭靖憨厚、规矩,最尊师重道,恪守礼法,这样改门换派之事是他一辈子都不敢做、不敢想的。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杨过,当年,杨过在桃花岛上维护欧阳锋的执拗样子又现眼前,那一声声“我义父是好人,我义父是好人”犹在耳边。杨过认贼作父在前,郭靖真的怕他作出无可挽回的错事。

杨过本想与郭靖等人好好解释,将事情讲明白,但他生性桀骜,性情极端,在注意到郭靖看他的眼神之后,突然上来了脾气,冷冷道:“郭伯伯,你不信我,是不是?”

郭靖想不到杨过会质问自己,一时愣怔,说不出话来。

在郭靖的心里,他确实不怎么相信杨过,但“是”这个字怎么说得出口?沉默好一阵子之后,郭靖不会说谎,如实道:“过儿,全真教的道长都是德高望重、品行高洁之士,你若与他们生了嫌隙,只要好好认错、受罚,他们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杨过闻言,鼻中重重出气,神情不屑,固执问道:“郭伯伯,你不信我,是不是?”

郭靖看杨过神色偏执,与当年杨康相若,心中生出愧疚,闭口不答,唯有一声长叹说明一切。

杨过冷冷道:“好,我明白了,全真教的道士都是有德之人,他们杀了人是除害,他们伤了人是惩恶,他们污蔑了人是教诲,我一个生性顽劣的臭小子可不敢给全真教那些圣人泼脏水。”忽然仰天哈哈大笑,笑声中充满凄苦,震得整个屋子都在颤动。

郭靖、黄蓉、陆冠英、程瑶迦四人心中一惊:“他小小年纪怎会有如此内力?”

郭芙、武氏兄弟武功低末,因师承郭靖,很多东西没学到,听不出杨过声中夹杂内力,只觉得笑声极大,震得头脑发晕,一个个捂着耳朵,心生不满,怒气冲冲瞪着杨过。

笑声甫歇,杨过突然跪地,仰头看着郭靖,眼神刚毅,寒光闪闪,厉声道:“我是叛教逆徒,死有余辜,今日,你一掌毙了我吧。”竟睁目待死。

郭靖听杨过说“我是叛教逆徒”,心中霎时伤痛,犹若重锤击中胸口,颤抖着举起手掌,问道:“此话当真?”

杨过道:“当真。”

郭靖怒道:“逆子,我绝不容你作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来。”抬掌蓄力,就要一掌拍下。

这时,黄蓉喝道:“且慢”。身子一转,挡在杨过身前。紧接着,陆冠英和程瑶迦也齐声呼喝,上前拦阻。他们三人观杨过神情,听杨过言语,便觉其中必有曲折,八成,杨过的话不假,唯有郭靖,一个心眼儿认到底,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,听不出“我是叛教逆徒”这句话是气话。

黄蓉伸臂拉下郭靖的手掌,与之相握,慢慢摩挲,柔声道:“靖哥哥,话都没问明白,怎能随意下手?过儿与你怄气,你都听不出来吗?”扭头对郭芙三人道:“这里没你们的事了,出去吧。”

黄蓉确实不喜欢杨过,方才见他眉宇间满是邪气,

第一时间更新《医妃休想出墙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2020霸气带字图片夏日炎炎

南笙

都市藏真

龙曜字威明

史前入侵

梦仙小白

时间深处爱着你

紫月逸

妙笔玄机

阮棠棠

重生之良妻不善

路过地狱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